平台与专车司机啥关系 不看“幌子”看“里子”

更新日期:2022年09月22日

       就业、薪酬、缴纳社保……完全符合劳动关系特点却签订了劳务协议——【《新就业形式下的劳动者权益保护》案例微报告】什么是平台与车主的关系?别看“假装”李子“工人日报”专车司机与平台公司签订劳务协议, 并与当地公司签订车辆使用协议。发生纠纷后, 如何确定劳动关系?日前, 来自山东青岛的私家车司机王某利用工会的法律援助, 争取合法权益。 【案例回顾】2016年6月19日, 王某与浙江某公司签订劳务协议, 该协议于2017年8月31日到期。协议规定王某的工作岗位为专车司机, 应服从公司安排。浙江某公司, 遵守公司管理规定, 按时、高质量完成工作任务。公司有权对王某的工作纪律和服务质量进行考核。同日, 王某与青岛某公司签订车辆使用协议, 约定王某使用青岛某公司车辆经营专车, 自2016年7月7日起开始工作。王某的报酬由某公司发放。在浙江, 青岛某公司根据与浙江某公司签订的人事服务合同和项目委托书, 为王某缴纳了社会保险费。 2017年1月31日, 浙江某公司发布《解除劳务协议通知书》, 以王某刷单违反公司纪律为由终止劳务协议。随后, 浙江某公司不承认与王某存在实质性劳动关系, 并以王某本人申请解除劳动合同为由, 为其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备案手续。双方发生劳资纠纷, 王某诉诸法律法院确认其与浙江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,

要求该公司支付其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312元。 【审理过程】 审理过程中, 浙江某公司认为王某刷单违反公司纪律。法院认为, 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三条, 浙江某公司对终止通知书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。王某给出的劳动合同, 公司在庭审中提供了资料。相关证据是杭州某科技公司外人出具的, 王某不服, 浙江某公司应承担未能提供证据的法律后果。经查, 浙江某公司与王某签订的劳务协议是双方在平等自愿、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的, 合法有效。双方应严格履行协议。虽然叫劳务协议, 但从协议内容来看, 王某的工作是浙江某公司安排的, 受公司管理和考核, 需要遵守公司规章制度, 有第十七条劳动合同法。第一条规定的劳动合同的基本条款, 视为书面劳动合同。自2016年7月7日起, 王某根据协议为浙江某公司提供劳务。该公司通过银行向王某付款。报酬汇总项目为工资, 委托青岛某公司为王某缴纳社会保险费。
       事实也具有建立劳动关系的特点。 【审理结果】双方存在劳动关系,

浙江某公司应向王某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312元。
        【案例论证】之前的“互联网”和O2O模式(网店和线下消费)正在蓬勃发展,

但从业者与平台、HR公司的法律关系却存在不少争议。在我国, 确认劳动关系的案件, 一般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建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,

判断劳动关系是否同时具有三个要素。本单位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。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, 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偿劳动;雇员提供的劳力是雇主业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       本案中, 根据王某与公司签订的合同, 结合王某提供劳务的基本事实, 以及王某在浙江某公司管理的事实, 综合认定王某与该公司之间存在实质性劳动关系。
       公司。

Copyright © 2010 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suningdianqigufe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jonathanmckinstry.com) ICP备案号:辽I1-20198604